所思

未经省察的人生不值得过。

潜之境 ——文人气节何在

文/空山寺中人
说先生之前,很有必要把《五柳先生传》先摆出来:
"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,亦不详其姓字,宅边有五柳树,因以为号焉。闲静少言,不慕荣利。好读书,不求甚解;每有会意,便欣然忘食。性嗜酒,家贫不能常得。亲旧知其如此,或置酒而招之;造饮辄尽,期在必醉。既醉而退,曾不吝情去留。环堵萧然,不蔽风日;短褐穿结,箪瓢屡空,晏如也。常著文章自娱,颇示己志。忘怀得失,以此自终。
  赞曰:黔娄之妻有言:“不戚戚于贫贱,不汲汲于富贵。”其言兹若人之俦乎?衔觞赋诗,以乐其志,无怀氏之民欤?葛天氏之民欤?"
虽仍存争议,但我十分欣赏。先生的为人,为吾辈敬仰,先生的学识,为吾辈钦佩。如果说问我中国古代文人中最敬重的人是谁,毫不犹豫,就会蹦出两个闪亮的名字:陶渊明,苏轼。不只是文学成就上的巨大影响,更是为人处世态度上的指导。
现实越来越浮躁,许多文人关注的并非精神的洁身自好,而更多的是随大流追逐于物欲之间。也许当年先生所感知到的社会对他也是这种感觉,人们醉心于仕途功利,哪有文人气节的容身之处,于是,毅然的远去,给历史留下一个沉重的背影,让后世反思。
该如何把书读下去?我想解决这个问题之前必定要谈谈为什么而读书。肯定的答案,为自己而读书。很多人的答案到这儿就停止了,为自己的什么而读书却没有解决。是为自己的一片光明前途而读,还是为自己不白活而读?这个问题,我无法解决,因为现实和理想格格不入。而先生之读书"不求甚解,每有会意,便欣然忘食"是何等的超脱,何等的潇洒。
如何为人?洒脱是我最欣赏的,不在细节上揪着不放,不去计较一时的得失。恰如悠悠南山下摇曳的野菊花,风吹来,便略略弯身,让它过,阳光照耀,依旧是昨天傍晚的样子。
有必要谈到先生的另一篇名作《闲情赋》:
"愿在衣而为领,承华首之余芳;悲罗襟之宵离,愿秋夜之未央。愿在裳而为带,束窈窕之纤身;嗟温凉之异气,或脱故而服新!愿在发而为泽,刷玄鬓于颓肩;悲佳人之屡沐,从白水而枯煎!愿在眉而为黛,随瞻视以闲扬;悲脂肪之尚鲜,或取毁于华妆!愿在莞而为席,安弱体于三秋;悲文茵之代御,方经年而见求!愿在丝而为履,复素足以固旋;悲行止之有节,空委弃于床前!愿在昼而为影,常依形而西东;悲高树之多荫,慨有时而不同!愿在夜而为烛,照玉容于两楹;悲扶桑之舒光,奄灭景而藏明!愿在竹而为扇,含凄飚于柔握;悲白露之晨零,顾锦袖以缅邈!愿在木而为桐,做膝上之鸣琴;悲乐极而哀来,终推我而辍音。"
显然,一首情诗,许多人在羡慕这个姑娘是幸福的,但我想这时的先生更是幸福的。试想一个孤独的人终于能在茫茫人海找到一个懂自己、值得自己为她付出的人,该是多么幸福和幸运啊!先生的爱慕之情如泉涌,泼墨如雨,这一切表达是那么直接"我喜欢你,我就想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"但又是那么意味深长,不媚俗。
有人问过我想做什么以后,我说过是农民,她们笑了,我也笑了。她们不曾懂过先生。若问文人气节何如,寻潜之境。

评论